今天是:

安徽省社會組織信息平臺

—— 安 徽 省 社 會 組 織 聯 合 會 承 辦 ——

領導講話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領導講話

詹成付:加快社會組織信用體系建設 提升公益慈善的社會公信力

日期:2018-05-04 瀏覽:

加快社會組織信用體系建設  提升公益慈善的社會公信力

民政部黨組成員、社會組織管理局局長 詹成付

誠實守信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也是社會和諧有序運轉的潤滑劑和黏合劑。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黨高度重視社會誠信建設,強調要建立健全社會征信體系,褒揚誠信,懲戒失信。黨的十九大要求進一步推進誠信體系建設。社會組織信用體系建設是社會誠信建設的重要組成。近年來,民政部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積極履行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部際聯席會議成員單位的職責,指導各級社會組織登記管理機關圍繞提升公益慈善社會公信力,加快推動社會組織信用體系建設,取得了階段性成效。

一、加強信息化建設,系統開展統一信用代碼制度建設

互聯網時代的信息化、信息公開、信用管理具有一體多面的特點,沒有信息化作為支撐,透明的信用管理行之不遠;沒有標準化、信息化的代碼制度建設,包括社會組織在內的法人信用管理將缺乏基本的“家底”和統一的“賬本”。2015年6月,國務院批轉國家發改委等部門制定的《法人和其他組織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制度建設總體方案的通知》(國發〔2015〕33號),確定在全國建立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制度,要求包括社會組織在內的法人和其他組織由多碼變成統一的社會信用代碼,對于社會組織信用體系建設具有積極的推動作用。

民政部門高度重視社會組織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制度建設,努力克服基礎薄弱、人手不足、信息化條件差等現實困難,多管齊下,各方用力,迎頭趕上,確保按照時序節點完成任務。截至2017年年底,經過各級民政部門的艱辛工作,通過逐條數據的錄入與管理,全國社會組織賦碼率已達99.9%,78萬個社會組織統一代碼(含存量和新增數據)已全部回傳至代碼系統,且已共享“信用中國”網站,基本完成了社會組織領域的統一代碼賦碼任務,初步建成了全國社會組織的“身份證信息庫”。

由于社會組織具有公共屬性,按照相關法律法規要求,其信息公開是慣例、不公開為例外;相應地,匯聚全國社會組織家底的代碼系統,建成不是為了束之高閣,也不僅僅為了服務民政部門,而應主動公開信息,擴大部門間信息共享和方便公眾的信息查詢。下一步,民政部將著力開展兩方面工作。

一是在貫徹落實中央編辦(國務院審改辦)、國家發改委、公安部、民政部、原工商總局共同下發的《關于實行行政審批中公民、企事業單位和社會組織基本信息共享的通知》的基礎上,運用新媒體技術推進社會組織基礎信息公示和信用信息“雙公示”。將中國社會組織網與全國社會組織代碼系統進行對接,每15分鐘交換一次數據,推動全國社會組織數據的實時上傳和全庫查詢。在“中國社會組織動態”微信公眾號增設社會組織查詢功能,方便公眾利用手機移動端進行信息查詢。

二是在貫徹落實民政部辦公廳、國家發改委辦公廳、原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辦公廳聯合下發的《關于推進社會組織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制度建設和信息共建共享有關事項的通知》的基礎上,深化統一代碼的場景運用和行政審批基本信息的共享服務。加強統一代碼系統等信息系統的操作使用和功能完善,健全社會組織查詢平臺,做好與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臺等平臺的數據對接,做到社會組織信息“一網可查詢”。加大同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牽頭部門、代碼數據服務部門、政務服務大廳的工作協同力度,共同打造我國社會組織法人信息權威集成、隨取隨用、智能應用的“信息源”。

二、加強制度建設,出臺社會組織信用信息管理辦法

為深入貫徹黨中央關于加強社會組織管理、激發社會活力的決策部署,進一步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導社會組織工作,確保全國社會組織沿著正確方向前進,更好地發揮社會組織在新時代的積極作用,在廣泛調查研究和征求意見基礎上,民政部部務會議于2018年1月12日研究通過了《社會組織信用信息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并于1月24日正式施行。《辦法》具有部門規章的位階效力,以建立信用約束為核心,確立了社會組織信用信息的范疇,規定了社會組織信用信息管理的基本原則、納入活動異常名錄和嚴重違法失信名單的具體情形,確定了信用監管的程序要求,明確了守信激勵和失信懲戒措施。

《辦法》的出臺,填補了我國社會組織信用管理制度的空白,增強了信用管理的權威性和精準性,意味著我國社會組織治理步入了“信用管理”時代,有利于強化社會組織責任和誠信意識,推動社會組織治理由單一行政監管模式走向協同共治模式。為推動《辦法》的貫徹落實,民政部將重點做好以下工作。

一是推動相關法律制度完善。推動《社會組織登記管理條例》等行政法規在修訂中增加社會組織信用監管的內容,增強監管的制度保障。同時,完善信息公開和信用監管制度,盡快制定、出臺相應部門規章或者規范性文件,規范社會組織信息公開行為,擴大對社會組織風險的信用監管覆蓋面。

二是推動地方工作落實。指導地方各級民政部門組織對《辦法》進行學習宣傳和貫徹落實,倡導利用信用管理這一現代治理方式,加強和優化社會組織事中事后監管。建立民政系統社會組織活動異常名錄和嚴重違法失信名單信息報送機制,統一匯聚全國社會組織信用信息,并在中國社會組織網建立專門查詢欄目,公開社會組織活動異常名錄、嚴重違法失信名單信息,定期向“信用中國”等平臺進行推送。

三是推動社會組織加強自身建設。引導廣大社會組織認真學習、傳達和落實《辦法》有關要求,把信用建設作為社會組織安身立命之本,著力加強自身誠信建設,不斷提高組織透明度、公信力,以身示范推動本行業、本領域信用體系建設。充分利用中國社會組織網、“中國社會組織動態”官微等互聯網平臺,宣傳社會組織信用管理先進典型,加強社會組織失信行為警示曝光,著力提升社會組織信用約束意識,促進社會組織治理及發展的規范化、透明化。

三、發揮部門合力,推進慈善捐贈領域信用聯合獎懲

慈善捐贈是慈善事業發展的著力點,也是社會各界共同關心的議題,發揮好募捐主體慈善組織的作用也需要重視慈善捐贈領域的信用管理。2018年2月,民政部會同國家發改委、人民銀行等40個部門和單位聯合簽署了《關于對慈善捐贈領域相關主體實施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的合作備忘錄》(以下簡稱“備忘錄”),明確了慈善組織、捐贈人兩類激勵對象和與之相關的五類懲戒對象,明確了對慈善捐贈領域守信主體的26條激勵措施和對失信主體的24條懲戒措施,豐富了我國社會信用制度建設的內涵,為慈善事業規范發展奠定了更加堅實的基礎。

備忘錄的簽署和實施,標志著我國慈善領域納入了社會信用管理體系范疇。尤其備忘錄圍繞守信聯合激勵、失信聯合懲戒建立的三個清單和四種機制,是落實《國務院關于建立完善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制度加快推進社會誠信建設的指導意見》的具體行動。下一步,民政部將會同相關部門,重點開展三方面工作。

一是加強對慈善捐贈、慈善組織的激勵。通過慈善捐贈相關信用信息的共享互通,推動備忘錄各參與部門從多個方面給慈善組織和捐贈人提供各種優惠便利措施,包括但不限于稅收優惠,有經濟上的一些激勵,更多的是給予各種優先和便利。通過全方位鼓勵,切實體現國家對慈善事業的倡導,對捐贈人和慈善組織的社會貢獻的認可和尊重。

二是進一步規范慈善活動,加強對違法違規行為的懲處。過去,民政部門對于登記的慈善組織僅能進行行政監管,對慈善組織的違法違規行為只能進行行政執法,對捐贈人、受益人的失信行為沒有直接懲戒的手段。備忘錄出臺后,對于慈善領域的違法違規行為,推動由40個部門協同共治,聯手實施24項懲戒措施,強化對違法違規慈善組織的懲處力度,加大捐贈人、受益人的違法違規成本。

三是營造健康向上的慈善環境和慈善理念。基于備忘錄明確的聯合激勵、懲戒對象范圍,向社會告知哪些行為屬于引導鼓勵的,哪些行為屬于堅決打擊的,彰顯國家對慈善活動的倡導方向。著力通過建立和實施紅黑名單制度,引導慈善組織、捐贈人和受益人守誠信、講自律,在全社會營造“合法、自愿、誠信”的慈善理念。

四、發揮信用管理作用,堅定不移打擊治理非法社會組織

近年來,社會組織在快速發展的同時,非法社會組織也呈增長態勢,一些不法分子打著公益或互益的名義,扛著國家戰略旗號,標榜著社會組織身份,尤其偽造國字號、甚至是國際性組織的身份,弄虛作假,招搖生事,坑蒙拐騙,侵害了人民群眾合法權益,影響了市場秩序和社會穩定,損害了社會組織、公益慈善事業的公信力。不把這股歪風邪氣壓下去、不把非法社會組織打擊整治好,我國社會組織山清水秀的發展環境難以為繼,社會組織信用管理也將難以暢行。

2018年3月28日,民政部、公安部聯合召開打擊整治非法社會組織專項行動部署工作視頻會,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分析形勢,總結工作,交流經驗,對集中打擊整治非法社會組織專項行動作出部署。根據部署,民政部門和公安機關在前一段集中摸底排查工作的基礎上,自2018年4月1日至12月31日,在全國范圍內聯合開展打擊整治非法社會組織專項行動,重點對利用“一帶一路”建設、“軍民融合”“精準扶貧”等國家戰略名義騙錢斂財和冠以“中國”“中華”“國際”等字樣開展活動的非法社會組織予以打擊整治。

專項行動將堅持依法打擊和源頭治理相結合,通過完善日常監管和長效機制,集中取締一批非法社會組織,查處一批利用非法社會組織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案件,有效維護人民群眾合法權益,保障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努力營造風清氣正的社會組織發展環境。其中,民政部門的信用管理成為這次專項行動的重要手段和工作內容,是一張必不可少的 “組合牌”,下一步,民政部將會同有關部門,重點做好以下三方面工作。

一是發揮信用監管效能。探索建立非法社會組織責任人“黑名單”,對其發起成立以及擔任社會組織負責人進行資格限制,強化信用約束作用。

二是發揮信用懲戒作用。將嚴厲查處為非法社會組織提供便利和支持的社會組織,并將行政處罰結果與年檢、等級評估、信用評價、購買服務、稅收優惠等事項掛鉤,嚴格追究違法責任。

三是營造信用監督氛圍。通過新聞媒體及官網官微等新媒體多渠道發聲,揭露非法社會組織包裝手法,增強公眾防范意識。同時,及時公開曝光非法社會組織名單,鼓勵社會公眾舉報非法社會組織,形成“人人喊打”的震懾作用,切實依靠信用管理等手段激濁揚清、扶正壓邪。

注:作者系民政部黨組成員、社會組織管理局(社會組織執法監察局、社會工作司)局長、社會組織服務中心主任

                                    來源:《中國信用》雜志2018年第4期 

福建31选7走势图带连线 河南麻将1分2元微信群 北京pk10专家杀号 河北快3-中奖助手 快3吉林一定牛走势图 双色球最简单规律技巧 微乐广西麻将有挂吗 北京11选5玩法开奖 重庆快乐10分 时时彩7码技巧 四川青鹏棋牌游戏大厅 云南快乐十开奖结果 福彩3d 今日股市最新消息上证指数 部落冲突升级城墙赚钱 pc28预测计划群 2018微信麻将赌博